锂电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锂电池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谁是高利贷掮客(新闻)

发布时间:2021-11-18 00:17:16 阅读: 来源:锂电池厂家

谁是高利贷掮客

谁是高利贷掮客 更新时间:2010-1-19 13:41:56   2009年末对于吴跃庆来说是苦涩的,在从商20年后,他不得不在这个时点从头开始,重新成为他人的打工者。

不过他的境遇和其他破产商人略有不同,他所控制的义乌耀庆纸业既不能宣布破产,所欠建设银行义乌县前街支行的1400万元逾期贷款又无人催缴。

1月14日,吴跃庆举报称,他所接触的多名高利贷者都是建设银行义乌县前街支行原行长季孝章介绍的,甚至被季一手操办所有资金往来,最终导致企业处于实际破产境地,且已造成了上千万元的银行贷款逾期。

他所提供的更多证据,似乎指向了不止一名银行职员。有人成为了企业主、高利贷和银行三者之间资金拆借的纽带,利用银行从业身份,频繁地将地上和地下的资金操控于一掌。

作为举世闻名的小商品之都,义乌民间资金的丰沛受到广泛重视。建行义乌支行在2009年9月一举升格为分行,工商银行义乌支行的升格申请也已获批。

目前,被举报者季孝章已被暂时停职并调离原岗位,但义乌建行主导的调查尚未作出结论。

“我们也还没有接到相关举报。”浙江省银监局金华分局义乌办事处主任徐佶1月14日说,该机构曾于2008年明令禁止银行工作人员涉足地下金融。

不过,事实可能没有按照文件的指令运行,地下金融正在侵入正规军的肌体。

行长周围的高利贷商帮

在义乌,耀庆纸业属于那种遍地可见的普通民营企业,主营业务是复印纸和笔记簿生产。

和别的民企一样,贷款一直是吴跃庆的难题。此前,吴跃庆只在中国银行和义乌信用联社分别得到过200万和140万元的贷款。

2007年4月,吴跃庆想增加原材料进口以扩大生产,经人介绍结识了时任建设银行义乌县前街支行行长的季孝章,提出希望借贷200万流动资金。

“他对我说,要借就多借点,我给你好好包装一下。”吴跃庆回忆说。

事情就从此时开始脱离吴跃庆的控制。

据吴跃庆说,季孝章找来一名高利贷者杨桂南,他让吴跃庆以月息6分的高息向杨桂南借款800万元,然后授意吴用这笔钱购入位于义乌国际商贸城附近的店面房做抵押,再向建行义乌县前街支行申请贷款。

两个月后,吴跃庆从建行获得了一笔2000万元的承兑授信,期限分3个月和6个月不等。此后,吴跃庆通过贴现获得了1000万元的资金,除去归还高利贷借款之外,所剩无几。

这笔银行授信到期之后,季孝章又出面从义乌中宝塑胶有限公司老板娘傅红花及杨桂南那里借来1000万元归还这笔贷款,月息同样是6分。

一个多月后,吴跃庆再次得到建行的贷款,但这笔贷款仅仅是在吴跃庆的账户里稍作停留,又被季孝章授意转走。

“他说什么我就做了,他是一个银行的行长,我一开始很相信他的融资能力。”吴跃庆说自己完全被动地执行季孝章的指令。

吴跃庆回忆说,每次借款都是季孝章拿着本票过来,过两天连本带利拿走:这样的操作从2007年6月到2008年12月止,吴跃庆通过季孝章先后从杨桂南、傅红花、韩某、朱某、陈某、江某等十数人处借过资金,与银行贷款之间互相拆借。

“这些人我事先都不认识,全是他介绍的。”吴跃庆说。他事后获知,这些人基本都是建行义乌县前街支行的存款客户。

根据吴跃庆提供的三张借条显示,其中两张借款人都是吴本人,放款人分别是龚华海和朱爱婷,数额分别为50万元和185万元,时间分别为2008年7月和12月,借条都由吴跃庆手写,上面没有注明实际利息。

“吴英案出来之后,义乌这里的借条都不写利息了。”根据吴的口述,龚华海这张借条的约定利息是月息1毛2,朱爱婷是月息4分左右。

另一张则由季孝章亲自出具,向江某借款10万元,并指定由吴跃庆归还。

本报记者联系到上述大部分借款人,其中韩某、陈某和江某都确认,他们认识吴跃庆以及与吴发生资金往来都是由季孝章介绍,资金至今没有归还。其余人则未承认此事,或立刻挂断电话。

这样的高利贷在义乌盛行多年。在这个民间财富之都,企业主之间互相拆借资金并偿付一些利息十分常见。“亿万富姐”吴英的资金也大都来自于义乌,近年来爆出的多起非法集资案都与此特性有关。

截至2009年6月末,义乌当地各项存款余额1259.26亿元,贷款余额为831.42亿元。而有一种说法则估计,义乌当地的高利贷借贷总额亦高达400-500亿元左右。

“我感觉在季孝章周围,是有一群这样的人围着的,季就给他们介绍我们这样的企业,最后把企业拖垮。”吴跃庆说。

地上地下的资金迷局

与常见的高利贷借贷不同,吴跃庆的部分贷款还来自于正规金融机构。其间,为了能向银行进行贷款,还曾发生过一连串不同寻常的操作。

吴跃庆说,他第一次向建行申请贷款时,耀庆纸业的财务报表曾被季孝章拿走,并让人“处理”过。

随后经过授意,吴跃庆还为承兑授信提交了虚假的贸易背景和他人的增值税发票,“交的发票里面只有两张是真的,其他都是拿其他公司的发票复印的,发票的编号一查就能查出来是假的”。吴跃庆说。

但这样的操作依然通行无阻,其后还为吴跃庆分别在2008年9月26日,2009年1月7日、15日、20日,分四次共进行承兑授信1200万元。

按现有规定,承兑汇票出票人必需满足“能提供具有法律效力的购销合同及增值税发票”等一系列要求,银行方能出具汇票。

不仅如此,从2008年7月开始,吴跃庆发现,除了季孝章之外,另有别的银行界人士涉入此事。比如,他后来打听到,其中一张借条上的借款人朱某,原来是建行义乌分行一位副行长的妻子,“这也是季行长出面借来的,我跟她之间不认识”。

此外,在游说吴跃庆替义乌美红彩印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陈青春垫付其所欠建行朝阳支行款项360万元时,除了季孝章出面外,另有建行朝阳支行的行长楼某在场,“他们两个人连续三个晚上拉我去颐和酒店,做我的工作”。

彼时吴跃庆也在破产的边缘,无力垫付资金,后季孝章等人出面借来400万高利贷资金交给他,用于上述垫付。

在双方的《还款协议书》中,见证人签名处即为建行朝阳支行行长楼某和一名建行朝阳分行信贷员的签名。

这个事件之后,吴跃庆的高利贷利率跳升到月息6分以上。两个月后,高额利息使得吴跃庆已经无法维持企业的正常运营,打算破产,“我当时就算出来,没有一个实业可以支撑高利贷的利息。现在破产还能变卖还清债务”。

但身陷局中的吴跃庆已无力左右自己企业的命运。“他当时跟我说,如果我破产,建行的贷款就变成坏账了,那他也当不成行长了。”吴跃庆说。

更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直到他2009年11月上门向建行说明情况,提及尚有逾期半年的贷款一事,银行的相关人员才拿出一大堆催款通知书让吴跃庆补签,但被他拒绝。

根据一家义乌当地国有银行的信贷员介绍,一般的贷款流程需要经过贷前调查等层层审核,贷后管理也应由建行义乌分行负责,如果出现逾期半年不予书面催缴的情况属实,则“不合常理”。

举报与存疑

在短短三年间,在季行长一手经办的一连串不同寻常的操作下,吴跃庆已经欠下2000万元高利贷本金,以及1392万元的银行逾期贷款。

但吴的自述和建行的自查之间,有着较大的内容差异。

“我们也问了他,他全部否认了。企业又不相信我们,不肯提供书面证据,我们也不好下结论。”建设银行义乌分行办公室负责人对记者说。

据这位负责人介绍,自2009年12月中旬开始,建设银行义乌分行就成立了以监察部为主、信贷部门参与的调查小组调查此事,并派分行的部门中层前往支行协助工作。

而对于季孝章本人,则采取了暂时调到建设银行义乌分行,并要求他将产生的逾期贷款自行追回。

“这些举报内容如果属实,那也是他本人的问题,和银行无关,我们有一整套严格的工作流程。”上述建行义乌分行的办公室负责人强调。

义乌当地银监部门的负责人徐佶介绍说,该机构早在2008年5月就下发文件,强调“银行工作人员不得为高利贷‘牵线搭桥’,若有发现则责成银行自行查处”。

“此前银行业内也发现过类似的案例,但金额远没有这么大。”徐佶说,她依然对此事是否属实仍然在一定程度上存疑。

据义乌当地一名国有银行的从业人员认为,在此前发现过的类似案件中,银行职员卷入地下金融,可能存在个人的利益动机,“比如本人参与了放高利贷的行为并从中获利等等”。同时也不排除由于银行本身存贷款的考核指标压力,“有的银行经理人为了完成任务也有可能这么做”。

季孝章本人则始终不愿与记者见面,经过记者在电话中与其逐一核对姓名,季孝章承认认识其中陈某和江某两人,但依然为自己叫屈。

“我一个行长怎么可能拿自己的职业开玩笑,这些人我都不认识。”季孝章说。

而吴跃庆则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他甚至已经写好了给义乌公安局经侦大队的举报材料,“反正我什么也没有了,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公开”。

自闭症专科医院

治疗阳痿医院排名

汕头不孕不育医院

南京不孕不育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