锂电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锂电池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凯文凯利传播技术的传教士(新闻)

发布时间:2021-11-25 13:17:39 阅读: 来源:锂电池厂家

凯文·凯利:传播技术的传教士

凯文·凯利:传播技术的传教士 更新时间:2010-12-14 7:17:09   凯文·凯利的中国之行,三句话不离“技术”。虽然他承认“技术也会带来很多问题”,但他认为“技术永远是世界上积极的力量”,并坚信应该“让每个人找到合适的技术去展现他们的天赋”  作为当今互联网文化的代言人之一,凯文·凯利的中国之行隆重而庞大。从12月2日到12月6日,在短短5天的时间里,凯利发表了6次演讲,更与超过三十位中国IT界人士进行了对谈。  而他此行另一项重要任务,则是出席《失控》中文版的首发。在这本作于十六年前的著作中,凯文·凯利畅谈了他对未来网络的设想。书中提到的云计算、网络社区等概念,如今正在引发网络界的一波波热潮。  因为有过这一次举世皆知的“预言”,在北京的诸次活动中,凯文·凯利被问到最多的问题就是“未来”。有网友风趣地形容活动现场的局面:大家把凯利当成了网络界的“风水先生”。  面对这些提问,这位满头白发的基督徒却以不变应万变,一律以“技术”之名进行回应。“技术努力最终是为了给人们提供更多的选择。”在他看来,技术永远不是中立的,他无限看好技术积极正面的价值。“毕竟,能够提供选择本身就很有意义,不是吗?”凯利笑着反问。  三句话离不开“技术”的凯利看上去一点也不像“风水先生”,更非预言家,或许网络评论家Keso的一句评价更精准地描画了凯文·凯利的形象:KK像个传教士,传播的是技术。  传教士的传奇人生  KK是人们对凯文·凯利的昵称。1970年,中学毕业的KK考入罗得岛大学。不过在大学中仅仅学习了一年,他便决定退学,年轻的他一个人跑到了亚洲。这一去就是八年。他在东南亚各地停留,还学会了演奏一种老挝乐器。  在耶路撒冷的经历更让KK难忘。一天,因为回去太晚,KK被锁在了旅馆门外。当天晚上,他不得不在耶稣受难的地方度过整个夜晚。这一夜带给他很多思考和感悟。次日凌晨,KK决定像仅剩半年生命的人一样活着,体验生命中珍贵的六个月。他回到美国,将钱捐给慈善机构,与父母和睦相处,拜访亲友,在万圣节当天“死去”。那一年,他27岁。  “亚洲的经历教给我最多的就是乐观,任何事都有可能。”时至今日,回忆起在亚洲度过的青春岁月,KK仍觉得一生受益。他将在亚洲拍摄到的照片整理成册,定名为“亚洲魅力”出版。更重要的是,在多元文化的碰撞之中,凯利找到了一生的方向。他对“技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过,他并无意对某一专门技术进行研究,反而对于技术与人类社会发展的关系更为关注。  回到美国的凯利与出版界进行了密切的联系。他的文字频繁出现在各种重量级杂志上。1981年,凯利创办了《行走》杂志。1984年,作为发起者之一,凯利举办了首届世界“黑客大会”。之后凯利担任《全球概览》杂志的编辑,同时也与该杂志的创始人斯图尔特·布兰德一起创办了广受好评的在线社区WELL.  不过,让凯文·凯利真正成为著名文化人物的,还是他所写的《失控》一书。也多多少少是因为这本书,凯利才成为了《连线》杂志的创始主编。  《失控》一书全名为《失控:机器、社会与经济的新生物学》。在这本超过700页的大部头书中,凯文·凯利从生态系统着眼,运用一系列的隐喻,阐述了技术进化和互联网对人类社会的意义。他在书中认为,互联网的前进,是类似于生物系统的复杂进化,而非可进行中央控制的简单模式。在书中,还有许多令人兴奋的想法,包括Web2.0、大众智慧和“去中心化”的网络发展趋势。  1994年,这本书在美国一经出版,立刻引发轩然大波。《波士顿环球报》称这本书为“一幅知识巨匠和技术先锋的生动画卷”。而写出这一巨作的凯文·凯利,也自然而然地被公认为“网络文化”的观察者与发言人。  “技术永远是世界上积极的力量”  时隔十六年之后,《失控》的中文版本才终于发行。很多书中提及的想法,都已经实现。而像社会网络等概念,目前正引发空前的热潮。  “翻译《失控》的过程很互联网。”谈及中文版《失控》的问世过程,凯文·凯利非常兴奋。整个翻译过程,正是凯文·凯利提出的众包模式的完美体现:出版方通过网络平台进行译者招募,组成小组,译者在平台上认领翻译章节,最终完成这本大部头的翻译。  “现在的互联网的复杂程度已经相当于人类大脑了。”凯文·凯利以数字为证,“目前有超过20亿的PC和超过40亿的智能手机连接在这个网络之中。”不过在凯利看来,庞大是令人欣喜的,互联网的意义正在于成员的加入,他反复引用传真机的例子作为自己的论据:“第一个买传真机的人是傻瓜,但是当越来越多人加入的时候,其中的价值也就体现了。”  互联网的飞速发展使得人们对其的讨论更加热烈,而互联网的未来走向也史无前例地牵动人心。就在今年,《连线》杂志发表了一篇名为《Web已死,Internet永生》的文章。在这篇文章中,作者旗帜鲜明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对于现在的情形来说,Web已经明显衰老了,人们需要寻找更简单、更舒适的服务和解决方案。  不过,当凯文·凯利被问及对这篇文章的看法时,他并没有正面回答。“Web已死是个伪问题。”凯利这样表示。他甚至没能如人所愿地预测下一次互联网重构。不过他谈起了他设想的未来网络:“在未来,会形成一个信息池,信息都是实时的。而所有信息都会共享,汇成海洋,到那个时候,经济基础也会因此发生改变,从所有权转变为访问。”  凯文·凯利将年轻时从亚洲之行中获得的乐观,也带到了对互联网未来的展望之中。“仅仅靠人,很多问题不能得到解决。不过进化的方向不是单一的,而是有多种选择。”凯利对互联网的信心,更多来自于对技术的坚信。“技术会越来越复杂,越来越多样化、专门性,并将不断更新。虽然技术也会带来很多问题,但是我相信技术永远是世界上积极的力量。”  在2005年与2007年,凯文·凯利两次登上TED大会的舞台,发表了关于互联网的18分钟演说。在2005年的演讲“科技想得到什么?”中,他发表了一段深情的话。这段话后来被广泛引用:  “让我们设想一下,莫扎特生活的年代钢琴还没有发明出来,或凡·高生活在油画颜料要高价才能买得到的年代。每一天,地球上有众多小孩出生,他们都有很好的天赋,可也许他们借以表达自我的技术还没有被发明出来。我们有义务去发明那些尚未被发明的东西。”  而在北京的演讲中,凯文·凯利的这一观点再次被提及:“让每个人找到合适的技术去展现他们的天赋,这就是技术最积极的意义。”

智能充电桩生产厂家

平面组合钢模板

板栗苗

柴油发电机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