锂电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锂电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机场贵宾厅那些事运营商或引领国企冠名退出潮

发布时间:2020-06-29 17:20:41 阅读: 来源:锂电池厂家

日前,一则关于国资委要求9月30日前,民航、金融、电信等行业关闭在机场、火车站等重要交通枢纽的贵宾厅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然而一位接近国资委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国资委并没有发出此类规定文件,国资委官网上也无任何涉及取消贵宾厅的新闻。

然而,运营商贵宾厅的关闭确实在进行中。

目前,中国电信已经公开确认将在10月1日前停业其在首都机场贵宾厅的服务。白云机场(600004,股吧)天翼客户俱乐部已经在7月13日停止服务,深圳机场(000089,股吧)的联通贵宾厅也停止服务。

有消息称,此前国资委曾要求中国移动、中国联通(600050,股吧)及中国电信三大运营商在3年内连续削减运营费用,降幅达20%,约400亿,而终端补贴及机场贵宾厅是被要求削减的重要部分。

不过目前尚未涉及到此前传言中所说的航空及金融方面。航空公司方面给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回应称并无关闭航空公司休息室的通知。

一位机场集团高管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现在也就是运营商需要关闭贵宾厅,而根据目前情况看,逐步关闭一些国企专用贵宾厅或有可能。

贵宾厅的“花样儿”

实际上,机场运营的贵宾厅形式繁多。

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一般航空公司和机场公司都有自己的贵宾厅,如果基础设施能够满足,一般分为两类,一类对包括VVIP 、特定VIP和少量其他指定旅客开放的,还有一类是常旅客会员休息室,包括航空公司两舱旅客及贵宾会员等;此外还有来自不同行业不同企业包括金融与电信等行业或自营或冠名托管运营的贵宾厅,提供给公司的高端客户作为增值服务,如各银行及运营商等都有相关的增值服务。

在一份深圳机场在2011年推广机场贵宾厅的资料中显示,使用贵宾厅的客流是金字塔结构,从顶到下共分为6部分人群,包括各国政要和使节、中央及地方副部级以上官员、国内外知名企业及机构高管、各银行VIP客户、社会各界成功人士和社会名流、相关陪同和随从人员。

而这部分人群中使用贵宾厅的频率为:60%旅客每年1至6次,31%旅客是7至12次,9%旅客13次以上;而其中43%旅客使用贵宾室是因公出差,25%和20%旅客分别是旅游和探亲访友。

而因公出差使用贵宾厅导致铺张浪费也是取消的主要原因之一。上述机场集团人士表示,运营商有专门为重要客户而设立的贵宾厅,也有政府及大型央企专门用来接待的贵宾厅,收费也自然不同。

贵宾厅包括包间费用、进出港礼宾服务费,有些还包括一些人头费用等。一般航空公司的人头服务费根据不同休息室大概在150元至500元之间;而包间费用也并不相同,动辄几千元都是正常收费。

“现在收费也没有统一标准,每家机场租给航空公司及其他机构价格都不同,导致收费也不同。情况五花八门。”上述内部人士表示。

机场贵宾室收益遇冷

虽然并没有相关规定将机场贵宾厅“一刀切”,但是机场收益短期内受影响却是不争事实。

对于机场来说,其主营业务分为航空性业务与非航空性业务。

以北京首都机场股份()为例,其航空性业务包括旅客服务费、飞机起降及相关收费及机场费;而非航空性业务则包括机场特许经营收入租金、停车服务收入及其他,而贵宾服务收益则包含在机场特许经营收入中。

一位做机场投资的业内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关闭贵宾厅对机场的经营有影响。目前的贵宾厅大多是国企等冠名,与机场的合作也有很多种方式。对于机场来说,一般都是将贵宾厅以协议价包给第三方运营商,最后又转包给机场子公司或者关联公司运营,而贵宾厅关闭将会影响承包公司的运营。

上述机场集团高管对记者表示,贵宾服务费在非航收入中占比虽然排不上前三,但是对于机场来说却是重要收益,原因就是低成本,高收入。

对于首都机场及深圳机场()等上市机场来说,一般都会成立专门的子公司或有合作公司来运营贵宾服务。

首都机场2013年非航空性营业收入为人民币30.23亿,其中特许经营收入为20.23亿,其中贵宾服务特许经营收入为人民币7077万,比2012年4561万增长55.2%。

这是由于其将经营模式从此前的向空港贵宾公司出租航站楼场地转变为特许空港贵宾公司在机场内提供贵宾服务并收取相关费用。一旦贵宾厅减少,服务费自然减少。

而同为上市公司的深圳机场、白云机场、上海机场(600009,股吧)及美兰机场等也面临同样收益减少的情况。

深圳机场将贵宾厅的运营交给其全资子公司深圳市机场飞悦贵宾服务有限公司运作。截至2013年底,飞悦营业收入9916万元,净利润为647.2万元;而白云机场则是由广东省机场管理集团有限公司进行关联服务,截至2013年底,贵宾室服务协议价是616.3万元;上海机场贵宾服务有限公司则是由上海机场持股30%,2013年协议价金额为3899万;美兰机场2013年贵宾室收入则为2906万元。

实际上,一旦取消贵宾厅也仅仅是对缓慢增长的贵宾室收入雪上加霜而已。目前贵宾室收益已经陷入低增长甚至负增长态势。

深圳机场在其年报中提到,在T3航站楼投入运营之后,基地航空公司贵宾服务业务扩大场地,其子公司飞悦经营面积下降且面临竞争;且受政策影响,飞悦业务持续下滑,未来市场环境不容乐观;此外,航空公司不断要求自营高端旅客服务业务,所以机场方面代理的贵宾服务业务空间受到挤压,成长受限。

因此,深圳机场也将飞悦的业务交由第三方——深圳市机场卓怿商务发展有限公司运营,租金及贵宾业务专属配套资源费由其按季度支付,降低运营风险。

而白云机场的贵宾室2013年服务协议价也低于2012年的762.33万元;上海机场2013年也仅比2012年的3896万增长3万元;美兰机场2013年贵宾收入也同比降低8.28%。

而上述内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随着政策走向,未来很有可能取消面向VVIP 或者特定旅客的贵宾厅,尤其是涉及央企公务。对于机场方面来说,短期内或很难恢复收益。

不过上述机场集团高管也很乐观,“机场贵宾厅冠名资源其实很稀缺,是合理的商业资源,尤其是大型枢纽机场的资源其实很多人都在看,央企等退出,一定就会有民企加入,短期或会受影响,未来不会有太大影响。”(编辑 杨颢)

(责任编辑:HN022)

成都活动执行

周年庆典公司

成都演出公司

成都公关活动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