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this.style.width='60"/>
锂电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锂电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追花逐蜜养蜂人

发布时间:2020-07-20 17:01:16 阅读: 来源:锂电池厂家

600)this.style.width='600px';" border="0" />

600)this.style.width='600px';" border="0" />

600)this.style.width='600px';" border="0" />

600)this.style.width='600px';" border="0" />

600)this.style.width='600px';" border="0" />

在平和县国强乡三五村,有一个叫雷公坪的自然村,四面环山,它的右侧是闽南第一高峰的大芹山。而今,雷公坪自然村的房前屋后都是蜜柚树,略高一点的山腰上,到处是郁郁苍苍的树木。

在这个风景秀丽的村庄里,有这么一对夫妻,男的叫陈其民,女的叫赖素菊,今年都近70岁了,他俩夫唱妇随,以生他养他的自然村为基地,向前后左右追花逐蜜。在追花逐蜜25年中,他们历经酸甜苦辣。

说实在的,原先我只知蜂蜜是蜜蜂酿造的,却不知还需要养蜂人的辛勤劳作;后来听人说,世上有这么多的蜂蜜,全赖蜜蜂与养蜂人,彼此之间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带着这个问题,五月的一天早上,我便前往这个与“雷公神”沾边的自然村。

养蜂人陈大伯得知来意后,很热情地接待我。

他首先泡了一大杯蜜柚蜜水递到我面前说:“尝一尝今年的蜜柚蜜吧!”

呷一口,满口清甜,并有一股很浓很浓的蜜柚味道,真是回味无穷!“好喝!”我说,“今年摇多少?”

他说:“今年蜜柚花开得少,只有摇200多斤,现在已经卖光了,你看,就剩下特意留下的这么一点点自己喝。”说着,陈大伯右手指着桌子上的塑料瓶。

我慢慢喝着清甜、蜜柚味很浓的蜜柚蜜,陶醉在既清甜又芳香的世界里。

“你养蜂这么多年,最辛苦的是什么?”我问陈大伯说。

“追花!”陈大伯不假思索地答。他喝了一口茶,继续说,“从每年三四月份开始,为了追逐花蜜,几乎都没有一个固定住所,哪里有花香就往哪里跑,这里十多天,哪里十多天,就像打游击。”

陈大伯还对我说,他靠着二十多年的不断摸索,对闽南的各种花期都比较清楚。他开始养蜂的时候,平和蜜柚还不多,所以春节过后,他就必须计划着追花的路线。三月至五月是荔枝、龙眼等花盛开的时节,平和这两种果树不多,他就到漳州、诏安追花逐蜜,有时候也追到泉州、莆田等地。

在谈到追花的话题时,陈大伯显得很激动,他说,最近几年,平和的春天,到处洋溢着花香。所以,春节过后,他就等待蜜柚扬花。当蜜柚扬花时,他就将一箱箱的蜜蜂,排放在房前屋后。看着成群结队的蜜蜂,在蜜柚花丛和蜂箱之间来回不停地忙碌着,听着蜜蜂“嗡嗡”之声,很高兴。

往年,当蜜柚花过后,陈大伯他就开始往外地追花逐蜜。

我问他,说:“在追花中,有没有碰过什么困难?”他回答说:“怎么会没有呢?蜜蜂生命很脆弱,必须像照顾小孩一样。记得有一年三月,我带着蜜蜂到泉州,出发时,咱们这里是春光明媚,但过后几天,突然间下起蒙蒙细雨,气温骤降,连续十多天。结果,蜜蜂不但采不到蜜,有一小部分在采蜜过程中突遇雪雨还给冻死了。”说到这里,他感叹地说:“农作物靠天,养蜂也是靠天吃饭。”

这时,陈大伯的妻子赖素菊补充说:“夏天追花也是很麻烦,遇到天气热,路上如果停车,会担心蜜蜂飞走,时间久,蜜蜂也会被热死。”

“今年你们怎么没有出去?”我问。陈大伯妻子赖素菊抢着对我说:“今年天气反复无常,加上儿子种植很多蜜柚,需要管理,而且儿子对追花逐蜜不太感兴趣,他认为养猪比较实惠,就养了一百多头。我们夫妻这把年纪,已经力不从心了,这样不好的天气,儿女也都不希望我们出去。”赖素菊说到这里,深情地看了丈夫一眼。陈大伯接着说:“今年虽然没有出去外地追花,但还是充分利用我们山区特点,把蜜蜂化整为零。比如说,这里有五棵荔枝,就搬十箱过去,那里有两棵,就搬三箱过去,龙眼花期也是这样安排的。所以说,蜜蜂虽然不能采到许多蜜,但养活自己绰绰有余。”

听着陈大伯夫妻的介绍,我知道今年他们虽然没有出去追花逐蜜,但在家里也非常辛苦,整天忙得不亦乐乎。因为蜂箱放得分散,他们必须分头去检查,而且在移蜂箱过程中,都必须在晚上等待蜜蜂全部进箱时进行,近在咫尺不能回家也是常有的事情,只能在外面简易房住宿过夜,可谓风餐露宿!

“你现在养多少蜂?”我看了一眼陈大伯问。陈大伯对我说:“现在房前屋后,养了六十箱。”他还说:“现在年纪大了,很难到远地放养蜜蜂了。”说着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时我问陈大伯:“养蜂过程中,除了追花还需要做些什么?”

他对我说:“多得是,首先对蜜蜂要了如指掌。”

说着带我到蜜蜂箱边,他不需带任何防护设施,很熟练地打开蜜蜂箱,只见群蜂飞舞,嗡嗡作响。

陈大伯从蜂箱里取出一块蜂板,他对我说:“这个蜂房是工蜂,另外还有雄蜂房、蜂王房。工蜂分工比较明确,主要是按三块分工,其中有一部分蜜蜂,每天早上负责外出寻找蜜源,发现目标之后,迅速赶回来通知同伴,告知同伴哪里有多少花,距离有多远,得知消息后,一大群蜜蜂就跟着飞出去了。”我对他说,这一部分的蜜蜂,属于侦察兵,一大群蜜蜂飞出去,属于大部队进攻。“可以这样说!”陈大伯笑着接着说:“另外一部分是负责内勤,专门负责酿蜜、筑巢、喂食。”我对他说,这也许可以说,是后勤部队吧!陈大伯点点头,接着继续说:“还有一部分蜜蜂,专门守在每个蜂箱的出入口。”我说,这相当于警卫部队,防止坏人入侵。他夫妻俩听着我的解析后,哈哈大笑,认为我形容的不错。

这时,我突发奇想,这么多的蜜蜂不知会不会和谐相处?于是就问他:“蜜蜂会打架吗?”陈大伯不假思索地答:“会啊!”他就向我说起蜜蜂打架的事情。

他说,“蜜蜂门户观念是很强的,箱与箱之间的蜜蜂互不往来,个别蜜蜂如果走错门,有带着蜜和花粉的蜜蜂,就可以进去。如果是空着手进去,该蜜蜂就会被赶走或者被杀死。”

哦,原来蜜蜂还有这么多的秘密。

看着陈大伯娓娓动听地说蜜蜂的故事,我再问他说:“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再养几年看看,儿子已经转向养猪,看来他是不太喜欢养蜂,因为追花逐蜜很辛苦,管理也很辛苦,如刮蜜、摇蜜,还要喂蜂等等。”说起刮蜜,他还特意向我说:蜜蜂采蜜回来,不能随采随收,这样的蜜,水分多,质量差。应该等到全部封口才能刮蜜,这样的蜂蜜水分少,质量就好。喂蜂一般是七、八两个月和冬蜜采收过后,根据不同地区,灵活掌握就是啦。

最后陈大伯还告诉我说,他养蜂的收入,一年大概有1万多元,夫妻俩除花销外还有节余。他想再养几年看看,如果体力还行,也许会继续养下去。

android入门项目

spring cloud

android自动化测试

相关阅读